點一盞文創心燈-岩礦壺演繹的台灣茶器文學 - 岩礦壺演繹的台灣茶器文學 3/5

文章索引

 

「岩礦壺」在現代浪濤茶器中起頭,傳統茶器本身即有強力的規範與包袱。從強調軟水與沖泡茶湯的純正清揚,歷十餘年淬鍊,漸次提升藝術工藝之美。也因為重表現所以凸顯個性與新意是必要訴求,甫結束的「精拙雙藝展」,鄧丁壽與三古默農在台北麗水街展出作品­­;如實的反應兩位老師創變的具體樣貌,收藏家遠至大陸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、香港等地慕名而來。即便設下一人限購一件作品的條件,仍於開幕當天清空,這也是展覽的效應!無論如何「台灣岩礦壺」在地的軟實力影響性不容小覷。

我認為「台灣岩礦壺」能逐漸鋪展,是它清楚的標誌在地化;即人文精神和藝術表現與團體戰,這是台灣可能目前為止所欠缺的。「岩礦壺」已是一個議題、創作焦點,更是被檢驗審視與評價,它值得尋繹的是涵蓋的岩礦燒、火候掌握高溫淬鍊、各式岩礦兼容並蓄、妙用礦砂的高低溫錯落。在一時空條件下,如起泡、不熔融、黑點、雜質等缺點,有時在創作上是優點。相反地,在樸拙的外衣下,華麗的釉彩,優點反而是缺點;這些在在彰顯「岩礦壺」的不朽。令人玩味的是,「岩礦壺」的包容性極大,可複合媒材,可單一土胎,可多層式絞胎穿插…,玩出不同色相。從之可透徹岩礦的生命力,力美兼具,神韻常在。

在上下求索滔滔歲月中,為「台灣岩礦壺」尋一清晰的歷史定位。站在宏觀的立場,從過往到現在茶具製作不限一格;因著泡茶角度思維去創作茶具,非一華麗的樣品屋裝潢。追求造型抽象且只有壺的元素卻非壺的實質,惠而不實可遠觀而束之高閣。君子應不器任優游,壺裡藏乾坤不忍釋手。


吳麗嬌老師 – 岩礦壺提手上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