點一盞文創心燈-岩礦壺演繹的台灣茶器文學 - 岩礦壺演繹的台灣茶器文學 4/5

文章索引

 

做「岩礦壺」須從茶心源隱微處,藉由手感的蘊藉傳導,默默運化。以壺之善形人,色調、造型、結構等圭臬,進而締造了絕對的標準。「岩礦壺」會與人產生共鳴、感動、並滲透到心靈底處;它會讓人反覆再看,每看一遍又會有新的發現與新的啟示;創作者唯有如此,在茶空間儀軌中,讓茶器駛出了平靜安定的方向;創作才能獲得繼續前進的動力。

茶器壺藝的製作除了不落俗套的審美線條,亦應大膽探索、步步實驗的愚公精神;鑽研茶理深入茶道,依茶做壺,依茶理設計壺:如鄧丁壽的古逸壺,使壺樣多元紛呈:長弓的戧(ㄑーㄤˋ:在碗盤、茶器物鑲嵌花紋,即是鋦之意)釘、楊月昭的粉彩、吳麗嬌的琉璃與太極系列、三古默農的台灣土狗之璀燦星空系列、廖明亮的佛語系列、古帛的巧思多元、古成的新銳線條創意、杜文聰的動物系列、廖吳素琴的台灣阿媽素人風、郭宗平的青蛙…目不暇給,各顯章法與作家的稀有獨特性。

茶器創作者多元的立足點,「調整、適應」來自不斷的觀察發現和學習。與其丟鞋唾棄不如穿好鞋應戰。在講究速成時代,確實能感到不同的流派在湧動,兩岸三地交流頻繁百家爭鳴;壺藝界呈現多元風貌,這是茶人與製壺者雙贏的局面。茶因壺貴、壺因茶顯,應是休戚相關的動名詞。對壺藝創作者來說,做一把好壺是必然,對執壺者而言,賞心悅目、順手、美感是沒有最終答案。


吳麗嬌老師 – 岩礦星砂茶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