點一盞文創心燈-岩礦壺演繹的台灣茶器文學

文章索引

點一盞文創心燈-岩礦壺演繹的台灣茶器文學

文/ 圖 吳麗嬌 (發表於陶藝雜誌第81期)

縱觀宜興壺藝四百年歷史,有中國國家工藝師及高級工藝師的師徒傳承、政府當局全力輔導,宜興土胎已衍生出一套完整系統。相對的,台灣茶葉品質雖已執牛耳,在沒有壺藝傳承資源下卻相形窘迫;而今台灣壺藝創作的韌性軟實力油然而生。發展獨特的「台灣岩礦壺」寄情茶理師法自然,以人為本,器為用藝為體的岩礦家族,形成特有「工」與「藝」的茶器壺藝。

好萊塢女星安潔莉納裘莉曾發表「缺陷基因」一說,引申套用在蕞爾小島的台灣,正是給予製壺者一大反芻-危機即是轉機!藉著喝茶,走茶運水,捐棄茶器應有的桎梏。一本不離人為主軸的動線,設計「台灣岩礦壺」,上至二王為首的「台灣岩礦壺」之父-古川子與「岩砂壺」的原創者-鄧丁壽,及至喜茶者人手一器的「陶作坊」-老岩泥;名詞雖異卻不離中心思想,皆是台灣代表以「岩礦為骨、陶土為肉」的岩礦壺。

吳麗嬌老師 – 岩礦星砂琉璃系列
吳麗嬌老師 – 岩礦星砂琉璃系列


 

五月時,宜興市政府主辦人間福報協辦並由吳德亮主持的「二○一三海峽兩岸茶與壺PK」交流,筆者有幸參與。兩岸眾多茶葉產銷、學術研究,茶人與製壺者,為提升茶與壺藝文化皆共襄盛舉。與談間,回顧台灣茶藝,從傳統老人茶演變至人文茶藝清流禪風;陳景亮的玄機壺及早期阿萬師的紅茶壺,鄧丁壽的古逸壺、新概念壺、幽壺…等,至現今在地軟實力的「台灣岩礦壺」。


2013海峽兩岸壺藝PK – 壺藝家:吳麗嬌 VS 范澤峰 ,比賽項目:出水七寸不開花 (照片:吳德亮提供)

 

活動期間我與大陸工藝師范澤峰壺藝PK,由汪寅仙之子國家工藝師姚石泉、吳德亮與現場來賓做評審。此為宜興市政府歷年來的大事,中央電視台出機訪問也是必然的。海峽兩岸壺藝PK項目,依斷水、出水、止水、試水、試茶,最後以壺泡台灣梨山高山茶與宜興紅茶。過程緊張卻不失況味,海峽兩岸評審棉裡藏針見機鋒又不失詼諧,與會者此次皆有耳目一新的趣味。重新審視茶與壺的關係如君臣佐使互為良朋表裡。同時亦間接證實「岩礦壺」層次提升,從清香花香的高山茶到收斂性強的宜興大葉紅茶;「岩礦壺」與宜興壺所展現的深廣體用皆有。


2013海峽兩岸壺藝PK – 壺藝家:吳麗嬌 VS 范澤峰 ,比賽項目:出水七寸不開花 (照片:吳德亮提供)

在這一條茶文化與壺藝茶器的臍帶下,從宜興壺的飲水思源到台灣「岩礦壺」的製作;正好十餘年,勇於為傳統尋覓突破,並努力替當代的茶器製作建立與其他藝術同等的價值。這正是人文精神展示的大踏步作為,當土胎的實用功能銳減,亦即對茶湯減分,藝術之衰微不可免。是故,除了再延續土胎的正見思惟,使其「生」機暢旺而被關注,更需將茶器推上藝術表現的高階位層。此即人文精神與藝術表現這兩者的篤踐!


 

「岩礦壺」在現代浪濤茶器中起頭,傳統茶器本身即有強力的規範與包袱。從強調軟水與沖泡茶湯的純正清揚,歷十餘年淬鍊,漸次提升藝術工藝之美。也因為重表現所以凸顯個性與新意是必要訴求,甫結束的「精拙雙藝展」,鄧丁壽與三古默農在台北麗水街展出作品­­;如實的反應兩位老師創變的具體樣貌,收藏家遠至大陸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、香港等地慕名而來。即便設下一人限購一件作品的條件,仍於開幕當天清空,這也是展覽的效應!無論如何「台灣岩礦壺」在地的軟實力影響性不容小覷。

我認為「台灣岩礦壺」能逐漸鋪展,是它清楚的標誌在地化;即人文精神和藝術表現與團體戰,這是台灣可能目前為止所欠缺的。「岩礦壺」已是一個議題、創作焦點,更是被檢驗審視與評價,它值得尋繹的是涵蓋的岩礦燒、火候掌握高溫淬鍊、各式岩礦兼容並蓄、妙用礦砂的高低溫錯落。在一時空條件下,如起泡、不熔融、黑點、雜質等缺點,有時在創作上是優點。相反地,在樸拙的外衣下,華麗的釉彩,優點反而是缺點;這些在在彰顯「岩礦壺」的不朽。令人玩味的是,「岩礦壺」的包容性極大,可複合媒材,可單一土胎,可多層式絞胎穿插…,玩出不同色相。從之可透徹岩礦的生命力,力美兼具,神韻常在。

在上下求索滔滔歲月中,為「台灣岩礦壺」尋一清晰的歷史定位。站在宏觀的立場,從過往到現在茶具製作不限一格;因著泡茶角度思維去創作茶具,非一華麗的樣品屋裝潢。追求造型抽象且只有壺的元素卻非壺的實質,惠而不實可遠觀而束之高閣。君子應不器任優游,壺裡藏乾坤不忍釋手。


吳麗嬌老師 – 岩礦壺提手上勢

 


 

做「岩礦壺」須從茶心源隱微處,藉由手感的蘊藉傳導,默默運化。以壺之善形人,色調、造型、結構等圭臬,進而締造了絕對的標準。「岩礦壺」會與人產生共鳴、感動、並滲透到心靈底處;它會讓人反覆再看,每看一遍又會有新的發現與新的啟示;創作者唯有如此,在茶空間儀軌中,讓茶器駛出了平靜安定的方向;創作才能獲得繼續前進的動力。

茶器壺藝的製作除了不落俗套的審美線條,亦應大膽探索、步步實驗的愚公精神;鑽研茶理深入茶道,依茶做壺,依茶理設計壺:如鄧丁壽的古逸壺,使壺樣多元紛呈:長弓的戧(ㄑーㄤˋ:在碗盤、茶器物鑲嵌花紋,即是鋦之意)釘、楊月昭的粉彩、吳麗嬌的琉璃與太極系列、三古默農的台灣土狗之璀燦星空系列、廖明亮的佛語系列、古帛的巧思多元、古成的新銳線條創意、杜文聰的動物系列、廖吳素琴的台灣阿媽素人風、郭宗平的青蛙…目不暇給,各顯章法與作家的稀有獨特性。

茶器創作者多元的立足點,「調整、適應」來自不斷的觀察發現和學習。與其丟鞋唾棄不如穿好鞋應戰。在講究速成時代,確實能感到不同的流派在湧動,兩岸三地交流頻繁百家爭鳴;壺藝界呈現多元風貌,這是茶人與製壺者雙贏的局面。茶因壺貴、壺因茶顯,應是休戚相關的動名詞。對壺藝創作者來說,做一把好壺是必然,對執壺者而言,賞心悅目、順手、美感是沒有最終答案。


吳麗嬌老師 – 岩礦星砂茶碗

 


 

禪宗說「啐啄同時」是比喻禪林中師家與學人二者的機感相應。當製壺者困惑時,泡茶、喝茶的語默動靜中,方便善巧見機鋒,於時靈光自然閃現,無數剎那的啟發,如醍醐灌頂,剛好達到最適當啟迪。適時的回到創作者當下的驗證、納受、反芻,遇茶則有師。創作除了隨時觀照自己的心念,將深觀(壺製作)與廣行(常喝茶)落實於生活,此刻è好壺會說話,好茶會神遊,壺裡藏乾坤、茶中藏世界。

當「岩礦壺」一詞的自主性逐漸形成,岩礦家族夥伴們,本於探索岩礦、茶學的奧秘又身負創造者或夢想家精神。在全力以赴的同時,這條道路也是荊棘重重;除了要向自己的創造力挑戰外,還必須面對業界壺藝高手展現徹底的完全競爭狀態。眼前精進的茶器創作,更必須耐得住造就茶理與壺藝的自我反省,轉念轉境,視為文人茶器的心法,此何嘗不是一種修行?「點一盞文創的心燈」,在此願同壺藝達人一同勉勵。


吳麗嬌老師 – 岩礦粉彩茶杯

吳麗嬌老師 – 岩礦茶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