練壺鍊心.喝茶契道-長弓不二

文章索引

文/ 圖 吳麗嬌 (發表於陶藝雜誌第82期)

 

長弓師兄於二○一三年八月二日病逝,神遊沒有門牌號碼的無垠國度。近二十年的製壺歲月,師兄不多言詞,常安靜在那廂觀察,也不與人談論是非,眼睛流閃著親切的笑容;這些的後面是來自於他對藝術的浪漫與自信。一如其人,身常弓、心常恭,一生願為製壺的長工;以練拳入理,練壺鍊心,喝茶契道,終爾願神遊太虛,長弓不二。

 

我倆雖同時在陶作坊的平台,作品卻常被互相誤認。我的作品像男士大而化之,粗曠豪邁;師兄的作品,涓細有味,靈俐有神。他對自我要求嚴格,我常笑他修一個蓋子要修一個晚上,他則自我解嘲:「是我手腳笨拙嘛。」粗線條的我,其實內心總是想要學習師兄的心細與細心,以及做事不苟的態度。

 

在岩礦家族裡,長弓貴為大師兄,壺藝自成一格,而且他是從大稻埕茶店長大的小孩,對茶品味有獨特鑑賞。家族夥伴常在拜訪陶藝家、研習課程之餘接觸茶藝,台灣茶山、茶號子更是常串門請益,七嘴八舌好不熱鬧。每個人對茶雖有定見,但面對收藏老茶與特殊茶類在難定奪糾葛之際,常呈現翹望師兄點頭,眾師兄妹才下手搶茶的有趣畫面。